自学系统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二叠系 > 正文内容

[中篇故事] 费尽心机赔到底

来源:自学系统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  一张离奇失踪的欠条,一个失手摔碎的花瓶,看似两桩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,却有一个共同之处:它们都值200万元。为了得到200万元,众人都费尽了心机……
  
  1。又偷又抢一小贼
  
  沈彤有个不着调的哥哥沈春林,满脑子歪门斜道,偏偏又眼高手低,尽干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。
  
  两年前父亲去世,给他们兄妹俩各自留了几百万遗产。沈彤投资开了家饭店,起早贪黑、兢兢业业;沈春林则用这笔钱开了家古董店。两年后,沈彤凭着自己的努力,财富翻了个番;沈春林却用假玩意儿骗人,把店折腾得快倒闭了。
  
  沈春林急得团团转,想找朋友周转一下,直到这时他才发现,这些年来他不干好事,把仅有的几个朋友全得罪光了。这种时候,沈春林只能厚着脸皮,去找最亲的妹妹沈彤求助了。不过两人之间的矛盾可不浅,想当年父亲去世时,沈春林曾想借长子之利,吞掉妹妹应得的那份遗产,结果却被妹妹告上了法庭。兄妹俩打过官司之后,两个人现在基本不说话,更别提借钱这种敏感的事儿了。
  
  果不其然,他给妹妹打去电话,刚说想借五百万,沈彤二话不说挂了电话。沈春林再拨过去,说:“小彤,我是咱沈家唯一的男人,咱爸一直惦记着把沈家千秋万代传下去呢,你真忍心看我破产流落街头?”
  
  沈彤沉默了半天,说:“五百万没有,当我开银行呢?两百万足够你盘活生意了。不过我丑话说前头,这钱你得按银行贷款付我利息。”沈春林喜出望外,只要两百万到手,利息算得了什么?他求沈彤把钱送来,沈彤大怒道:“肯把钱借�o你就不错了,还得我给你送去?太把自己武汉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当回事儿了吧!”
  
  沈春林解释道:“小彤,怪我没把话说清楚,有个客户约好一会儿来取货,我实在是走不开。小彤求你了,辛苦你跑一趟吧!”
  
  毕竟是自己亲哥,沈彤不由得心软了,她把两百万转进一张银行卡里,送到店里给沈春林,说:“本来我不应该借钱给你,但你打着爸的旗号,不借你钱,好像我不给咱爸面子似的。打个欠条吧,利息和还款日期都写写清楚。”
  
  沈春林忙不迭地答应道:“应该的,欠条我早就写好了。”沈春林赶紧拿出欠条给妹妹,说:“看一下,有没有问题?”
  
  本以为写欠条的事得费些口舌,没想到沈春林如此痛快,沈彤不禁有些意外。她拿着欠条正细看的工夫,门外走进一个人来,沈春林眼睛一亮,赔着笑、躬着腰迎了上去:“张老板终于来了,我一直恭候大驾呢,请坐请坐!”
  
  张老板说道:“我就不坐了。两百万元我带来了,瓶子呢?”
  
  沈彤一听是两百万的大买卖,心里一“咯噔”:这张老板,不会被哥哥用假货骗了吧?
  
  沈彤可以在心里这么想,但绝不能把话说出来,毕竟她是沈春林的亲妹妹,况且没凭没据,不可能不负责任地乱说。沈彤匆匆看完欠条,见没什么问题,就跟沈春林打了个招呼,赶紧离开了。这时候正是盛夏时节的中午,天热难耐,大家都猫在屋里,街上没几个人。沈彤好好地走着路,迎面一个戴着墨镜的小伙子一边回头张望,一边急匆匆地走过来,一个不留神,撞在沈彤身上。
  
  沈彤警惕地护住包,说:“这么宽的道儿你都能撞我,有啥想法吧?别以为姑奶奶我是好惹癫痫的危害有那些呢的。”
  
  小伙子闻言大惊,心说这姑奶奶一语中的,今天的活儿可难干了。小伙子姓尤,是个贼。因为他“干活”一直小心谨慎、滑不溜手,在道上得了外号叫“油球球”。油球球刚才出手极快,但沈彤第一反应就护住了包,油球球竟然没能得手。见沈彤防贼的样子,油球球知道暂时没法得手,只能装作急着赶路的样子,匆匆道了歉离开。
  
  走了几步,油球球回头一看,沈彤像刚才一样,继续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。油球球蹑手蹑脚地跟上沈彤,刚伸出手,沈彤猛然转过头来。原来,沈彤从地上的影子发现了他在接近自己。油球球气急败坏,眼见偷窃不成,立即改偷为抢,一把攥住包往回就扯。
  
  油球球本以为他一个大男人,对付一个娇弱女子必然手到擒来,可他却不知道,沈彤是个空手道爱好者,标准女汉子。女汉子也不跟他争抢,手一松,任由他将包抢走,却一掌劈在他的肩上。油球球只觉得肩膀剧痛,禁不住一个踉跄,这时沈彤的飞脚又到,他身子一仰,四仰八叉摔在地上,只觉得后脑一阵剧痛,伸手一摸,一手的血,后脑竟摔开了一个大口子。
  
  “瞎了你的狗眼,谁你都敢抢?”沈彤大获全胜,意犹未尽,“不服的话起来,让你见识见识姑奶奶的空手道。”
  
  油球球感受着后脑的疼痛,意识到女汉子不可力敌,眼珠一转有了主意,爬起身来说:“刚才一时大意,不算数,不过说好了,你俩只能一个人上。”
  
  沈彤一愣:“我俩?”
  
  油球球一指她身后:“你朋友可不能插手,要不就太不公平了。”
  
  沈彤没想到油球球会使诈,济南看癫痫正规医院不由得转头望去,却见身后空荡荡的根本没人,这才知道上了大当。她急忙转过头来,只见油球球早捡了包,落荒而逃。
  
  沈彤大怒,甩开双腿一阵风般追了上去。
  
  2。翻脸哥哥坑小妹
  
  这个时候,必须先回到古董店里,讲一讲张老板和沈春林的事。这次张老板要来买的,是沈春林的镇店之宝“清代乾隆龙纹青花瓶”。沈春林折腾了几年,也就这件“镇店之宝”是真货,再说,张老板是个行家,如果是赝品,根本入不了他老人家的法眼。张老板再三确认瓶子没问题之后,当场付了两百万元。沈春林将瓶子精心包装好,张老板抱着装花瓶的箱子,小心翼翼地往街对面的停车位走去。
  
  说话间张老板正走到街中间,恰在此时,抢了包的油球球亡命之徒一般冲了过来。张老板急忙躲开,没想到油球球想让他挡住身后追兵,经过他身边时,顺手往后推了他一下。张老板吃这一推,身子顿时失去平衡,捧着箱子摇晃欲倒。
  
  紧追不舍的沈彤此时也冲到了近前,她避开张老板,绕了个弯继续穷追不舍。而张老板拼尽了全力也没能让自己站稳,大叫一声倒了下去,箱子重重地摔在地上,传来了清脆的碎裂声。
  
  张老板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打开箱子,只见瓶子已经四分五裂,他闷哼一声,捂着胸口趴在箱子上,口吐白沫不省人事……
  
  沈彤当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,凭着每天跑步练就的好脚力,瞄着油球球紧追不舍。两人一前一后、一追一逃,穿长街拐胡同,直把油球球累得汗如浆出,最后实在跑不动了,弯着腰喘着粗气叫道:“大姐,我服了,我把包还你,求你别追了行不?陕西癫痫病医院有哪
  
  没想到沈彤不肯善罢甘休,骂道:“你以为把包还掉就没事了?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?送你进局子呆几天吧!”
  
  说完,沈彤就扑了上去。没想到油球球早有防备,躲闪之际扬手将包甩向了大街,然后才再次亡命奔逃。沈彤不由得犹豫了一下,她的钱包、手机、证件什么的都在包里,还有刚才的那张欠条,无论如何丢不得。没奈何,她只好舍了油球球,跑过去捡回自己的包。
  
  刚才这长街追逐,沈彤真是累坏了,她找了个长椅坐下休息了一会儿,拉开包的拉链伸手一摸,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,随后她把整只包翻了个底朝天,包里其他东西一样不少,唯独那张欠条不见了。
  
  沈彤的一颗心沉了下去,以她哥哥沈春林的德性,就算欠条在手,想要钱恐怕都要费些周折,更别说没有欠条了。她赶紧打了个车来到古董店,沈春林正哼着小曲自娱自乐,见了她问道:“刚才你追的是什么人?追上了没有?”
  
  沈彤没好气地说:“小偷,把我的欠条偷跑了。”
  
  沈春林看了一眼妹妹手上的包,问:“你的欠条不是放包里了吗?包还在,欠条没了?”
  
  沈彤点了点头,说:“所以我过来找你,你得再给我打张欠条。”
  
  “再给你打张欠条?”沈春林失声道,“小彤,你以为欠条是儿戏?我再给你打张欠条,到时候前一张找回来了,你拿两张欠条找我要四百万,我给还是不给?”
  
  沈彤柳眉倒竖:“拿两张欠条找你要四百万?亏你想得出来。也就你能做出这种事来,我沈彤就不是那种人。”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ozxuf.com  自学系统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